给H的十三封信

  给H的十三封信
  
  一 亲爱的H:
  
  你好残忍,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整天等电话铃响,耳朵都过敏起来了。
  
  从上个星期二开始,就没见过你的面;从星期四开始,就没听到你的声音,接着是周末和星期天,我知道你并不在家,我不愿意想你去了哪儿,总之,我好嫉妒、好气。
  
  昨天晚上气呼呼的回来,做工到两点半,决定早睡一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吃了一颗Doriden,用你睡觉的姿式--趴着睡,才算睡着。
  
  可是睡得不好,像一只睡不好觉的山羊,一清早就醒了。 你记得印度象吧?它也像你那样睡,或者说,像我昨天晚上学你那样睡,可是当它病了的时候,它就不趴着睡了,它要站着睡。
  
  快给我来个电话吧,H,不然的话,我要站着睡了。
  
  敖
  
  一九六四年八月三日
  
  二 亲爱的H:
  
  什么时候来看我?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的男人。
  
  别以为你碰到或踢开的那些男人是男人,他们全不是,他们只不过是“雄性的动物”而已。
  
  你没有见到过真的男人,你只见到许许多多的“雄性的动物”,而你以为那些“雄性的动物”就是男人。
  
  好可怜的漂亮女人!
  
  我要修正你二十多年来对“男人”的定义,我看到你跟那些假男人在一起时,我好难受。
  
  为什么十足的女人不碰到百分之百的男人?我要彻底追究这个答案。我要从你身上得到这个答案。
  
  不要笑我很自负,很神气,你碰到我,你会失败的。
  
  敖
  
  一九六四年八月四日
  
  三 亲爱的H:
  
  送上图片两张,一张是你在八月六号上午看中的,一张是八月二十八号下午看中的(只看中了上半身,所以只送你上半身)。都是我“心许”并“答应”给你的,我现在送给你。
  
  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了解我的人,至多只能了解我的一两个层面,然后就根据这一两个层面来论断我或折磨我,这就是人生。
  
  我真希望我不是我,而是两张图片里面的平面女人。
  
  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日
  
  四 亲爱的H:
  
  我不再陪你打牌,也不再打电话给你,我只送你这把小钥匙,什么时候你“信任”我,你可以用它打开我的门。
  
  你并不了解真的李敖,你也不给他真的机会去了解他,你只让他消失在人群中,使他secularization,那有什么意思?
  
  你永远可爱,我也永远爱你。但我可以抑制我自己不去找你。我要把我关在我的小天地里,在书堆里面霉掉。
  
  你该知道,如果我没有止境地为我所爱的人去做我不爱
  
  做的事,那我将不是李敖,而是任何secular。如果你“征服”这样一个secular,你会问你自己:“征服”了一个“奴才”?还是一个男人?
  
  这是一个要由你自己提出来的答案,不要忘了我认识你第二天写给你的话--“H,什么是你的答案?”
  
  李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四日在台北
  
  如果买到Murine眼药,我会托X X带给你。
  
  五 亲爱的H:
  
  等你的电话,好像是一个漂流荒岛上的水手,在等救生船--那样的殷切,又那样的渺茫。
  
  但是等到了又如何?那可能是~条“贼船”,而你是“女海盗”。
  
  我要被折磨,被罚在船上做苦工。
  
  我会嘴里喊着“亲爱的H”,而心里骂着“该死的海盗”。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要折磨男人?生命是这么短,短得整天寻欢作乐都来不及,秉烛夜游都不够用,为什么还浪费生命来勾心斗角?浪费时间去 play a trickon one?
  
  我们是人,我们有性欲,我们会老,我们会失掉及时行乐的机会,我们会后悔,我们不该再谈十八世纪的恋爱,我们该把衣服脱光,上床。(或上床,把衣服脱光。)
  
  窗外刮着台风,我好寂寞。
  
  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九日醒来以后
  
  六 我亲爱的H:
  
  昨天晚上送你回来,吃了两粒Doriden,勉强睡了四个钟头。今早四点钟就醒,一直工作,现在快十点了。
  
  今天早上下雨,天气阴沉得好凄凉。我好想你,好寂寞。 你的病好了吗?我真担心。你应该听我的话,若还不舒服,赶快去看医生。为了怕你碰到“风流医生”,我特地拼命忙了一阵,剪了一堆“女医生”的广告给你,希望你去送钞票。她们该把你的红皮夹里付出来的十分之一给我做commission.
  
  (战争与和平》的作者托尔斯泰,在他另一部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里,有一段描写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的文字。那女孩子被看过病以后,还要哭一场!真是wonderful!
  
  但是反过来说,男病人给女医生来看病也很麻烦。无怪乎一八一三年俄国的县医会议上,竟有会员提议请女医生走路了。
  
  我现在“傻”想,我真不该学文史,我该学工医。那样的话,在你健康的时候,我是工程师;在你生病的时候,我是医生,趁机“风流”一下,该多好!
  
  我又想到,这个世界所以能有我,跟一个女人的“羞医”不无关系。我爸爸的第一任太太,得了女人病,但她宁死不肯看医生,可是又没有女医生。她的多年不能生育,惹得旧氏家庭中白胡子爷爷和灰头发奶奶等人的不满,(他们要“抱孙子”!)结果我爸爸跟她离婚后娶了我家目前的老太太,她连挤了四个女儿后,终于把我(有男性生殖器的)硬生出来,这样她才没遭到“被迫离婚”的命运!
  
  由此可见,本人在这个文明古国里多么重要。 可是呵!H你实在不了解我多么重要,你会逼得一个天才爆炸,爆炸成一个傻瓜。
  
  现在,这个傻瓜被你最后判决:永远不许“主动”,不许打电话,不许桂pin-ups,不许去第一大饭店,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只许呆在家里,向台北市XXXX号信箱写情书。
  
  开放了你的信箱,却关上了你的心。O! H你是一个该比我多下一层地狱的女人。
  
  永远“被动”的(床上除外)李敖写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一
  
  附呈上有关医生毛手毛脚的漫画三张及女医广告八则。
  
  七 亲爱的H: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台中了。
  
  我要到中部来走动一下。 今天清早两点钟就醒了,满脑袋都是你的幻影(phan-tom),再也睡不着,所以干脆起来工作。
  
  “君子”说你见过Grace,我倒不记得,你也不记得,大概没有。Grace是一个快乐型的女人,阴险不足,爱说爱笑,尤其爱翻我底牌。她今年春天,在西雅图碰到一位教授的太太,这位年轻的太太因为我写文章骂了她的丈夫,曾经声言要打我耳光,并且“发誓”研究心理说,用李敖做sample,写学术论文,用来证明骂她丈夫的李敖有“变态心理”。并且,还是精神病。这位教授太太在西雅图和orace一起吃饭,两个小娘们一拍即合,由Grace提供李敖全部秘密资料,“出卖”给对方。这件事,直到现在我还“咬牙切齿”,气得呼呼作响。(关于这位教授的太太,你可看我的(文化论战丹火录)页四十六一四十七)
  
  Grace就是这样可爱的女人,她会突然用笑声吓倒你,用眼泪淹没你,然后,又突然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那种事,什么女人(包括肯尼迪夫人和赫鲁晓夫夫人)都做不出来!
  
  我抄一段八月十五日她的来信给你:
  
  “傅小燕大概九月初来美,看见人家都要团圆,心里实在不是味道。你一再反对我回台湾,要我在美国等你,
  
  我真不知道要等到几时呢?一年也是等,十年也是等。等到我老了嫁不出去,你才满意。本来寄望你今年九月来,现在看来不可能。但最晚我只能等到明年初,可是你无法来,我只好另作打算。你的朋友都说我太好说话了,一天到晚嚷着要回台湾使你感到即使你不来美,我也会回去的,有人肯为你做此牺牲,你自然心安理得了。其实,我何尝愿意回去,你也一再说台湾不是久居之地,可是你现在反而咬定到外国是逃避,你要对历史文化‘交代’,那当然是另当别论了……不是我夸口,在纽约的女孩中,我是很吃香的。可是我不愿那样做,那样做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看了这段爽爽快快的信,你有何感想?我个人实实在在麻木感不出什么想,我只想睡觉,睡一下再说,睡醒了以后,又觉得那个写信的多情女人在向我吵架,我只好是:“l’ll thinkof it all tomorrow!
  
  有时候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知道我的人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说:“李敖这小子,罪孽深重!”另一类是说:“李敖这小子,罪该万死!”总之,不论哪一类,我都是被玛利亚的私生子拯救的对象,他都要说他被钉上十字架是为了解救罪人,解救我。所以,我硬被别人派定欠了耶稣一屁股账,真他妈的倒霉!
  
  不管那么多,有罪就有罪吧!反正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资格上天堂,大家都要下地狱,只是在十八层地狱中有层次高下之分而已。反正我笃定不在最下一层,最下一层一定是你,不是我,除了你以外,还有夏娃、埃及艳后、维多利亚女皇。吴XX夫人和她手上的酒瓶子。
  
  还有李老亏和他的干妈,也通通都要下地狱,下到最后一层,跟麻将牌挤在一块儿。
  
  真正该在最上面一层是煤矿工人,他们在“阳间”里已饱受“人间地狱”之苦,所以应该受优待。我李敖的位置照理该跟煤矿工人相去不远,这样才公平。因为只有掌管地狱的阎王爷,才知道我在人间和生前多么痛苦!
  
  这种痛苦,没有人会知道,小猫不知道,小松鼠不知道,小白兔不知道,小H也不知道。小H也只知“三缺一,找李敖;胡它个,双龙抱”。并且不能输钱,一输钱,就气得吱吱叫。 随手写来,天又亮了。现在是早上七点一刻,正是你在三轮车上的时候。
  
  敖之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中午坐“观光号”南下,不知能“观光”些什么。
  
  八 亲爱的H:
  
  刚刚寄了一封九页的信给你,有一段谈到Grace跟我的事。寄出后,忽然想到一篇写她跟我这段事的文章,也许你会感到兴趣。
  
  这篇文章叫(我心伴他同飞),登在今年一月二十七日台北(征信新闻)的副刊上。Grace是一月八日走的,她走后十九天,就有人知道,并写出来了。
  
  这篇文章技巧与修辞都不算好。事实大体尚接近,例如讲到我妹妹的婚礼,讲到我开神父们性生活的玩笑,讲到Grace偷橘子,讲到我攻击传统,讲到我穿长袍青衫,讲到我打笔仗,讲到我陪Grace看榜,直到最后送她上飞机,都有这些事。当然其中有渲染、改造的部分,并不全真实。
  
  据(征信新闻)的副总编辑说,这篇稿子是中坜地方的一个女孩子投来的。真是奇怪。他又说,登出后不久,又接到另一位女孩子的投书和稿件,指出这篇文章明明是写李敖,并且把李敖写得太伟大了,事实上,李敖并不这样好,李敖是一个大坏蛋……
  
  (征信新闻)的副刊编辑大概怕麻烦,怕惹起新的笔仗和李敖的报复,居然不肯把骂我的那篇稿件发表,所以连我自己都没法看到我是怎样一个坏蛋,真是太可惜了。 再有一个多小时火车就开了,我暂时要离开我的H这么远,真不开心。并且你还不知道我到中部去,你一定以为我在睡大觉呢!
  
  我怕你在没收到这两封信来我这里,所以在桌上留了这样一个条子:“H,我今午去台中,明天晚上回来。”
  
  H,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多么想念你。
  
  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午前
  
  附上(我心伴他同飞)。
  
  九 我亲爱的H:
  
  三点钟到了台中,躺在这个安静的旅馆里,非常舒适。唯一的缺憾是离你太远了。虽然在台北时你也可能不见我,但在心理上,我总觉得我在你身边,总觉得比在台中“亲密”得多。
  
  我这次“偷渡”到台中,算是一次 Short absence吧?Mlrabean说 short absence quicken love; long absence kill it。想这次总该quicken一些,虽然你说你任何人都不爱!
  
  敖之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夜七时
  
  十 亲爱的H:
  
  今天早上四点钟上床,想你才能睡,可是想多了又睡不着
  
  可是我想到那条菲律宾做的凸裤,我又笑起来!好大呀!你一定要活到一百岁,才能长到那样大的屁股,可是你活不到一百岁,你是“红颜薄命”的。这一点我会很密切合作--我也是短命的。
  
  并且,为了长个大屁股而活到一百岁,也大可不必。万一长得过了火,屁股大得连棺材都装不下,怎么办?那非得订做一个有曲线的棺材才成。 我觉得,棺材的样式是最保守的东西,它应该进步才对。进步的方向之一是,棺材应该因人而异。例如一个驼背的人,棺材应该做成椭圆的;一个独脚的人,棺材应该做成缺四分之一形状的;一个缺手的人,棺材应该做成8形状的;一个胖东东的人(例如董教授),棺材应该做成圆形状的,另外还要附做一个圆形来装他那胖东东的摩托车。至于我自己,要在棺材上装一具麦克风--以便骂人。
  
  至于你,我的美人儿,棺材上要设计一些图案,至少该在棺材上“胡”一把“大三元”。这样的话,你即使“红颜薄命”,也不会“死不瞑目’了。
  
  同时,棺材旁边还要开一个洞,准备可以伸出一只手来,来算“番”。看看到底赢了多少钱。
  
  现在是上午九点四十分,我要离开旅馆到图书馆去走走。今晚七时半坐观光号回台北--我认识H的地方。
  
  敖之
  
  一九六四年九月三十日
  
  十一 亲爱的H:
  
  火车出轨,改坐海线的柴油车,昨晚十一点半才到家。用电话和“君子”联络,知道你的“消化系统”又有小毛病,我真为你的身体担心。
  
  你去找“女医生”了吗?
  
  今天早上(中央日报)上登出我辞去《文星》杂志编务的启事,很觉轻快,再也不搞这一套啦! 你是不是在昨天中午打电话给我?我很想知道,可是我“没有资格”打电话问你。
  
  我由台中为你带回一包:“你的头”(云南大头菜)。
  
  明天又是星期五了。你该重看《鲁滨逊漂流记》一次,我永远是你的--“Man Friday”。
  
  敖之
  
  一九六四年十月一日
  
  十二 亲爱的H:
  
  你真可恶。“你的仇人”Ray D0nner的 party你不参加,也不许我参加,等了你一天你全不来电话,我知道你在家里又打牌打疯了。害得我过了一个孤寂的周末!
  
  昨天晚上在牌桌底下跟你的大腿亲热,直到现在,还余味无穷。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比你的大腿更可爱的大腿,这种大腿,我不知道上帝是怎么造的,你妈妈是怎么生的,魔鬼是怎样加工的。总之,它真迷人,并且迷死人。 我记得报馆的采访记者叫leg-man,现在这个字该因李敖而赋予另外一个意义,那就是:对H的漂亮大腿而日,李敖是她的leg-man。
  
  It Is God who makes woman beautiful,It Is the devil whomakes her pretty.唉,有漂亮的大腿的女人!你一定是魔鬼工厂里的最佳产品。
  
  我若是你,我一定再也不要认识任何男人,我要去做一个“自恋者”(narcissis比整天摸自己的大腿,不假外求。想想看,这么好的大腿自己不摸而给男人摸,多划不来!
  
  可是,感谢上帝或魔鬼,幸亏你没有这种想法,因此,从今以后,我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无数次钻到牌桌下的机会。
  
  唉!他妈的,我多幸福呵!
  
  永远是你的李敖写
  
  一九六四年十月三一四日
  
  十三 亲爱的H:
  
  昨天下午runner跑来,两个小子从我家到饭店,再从饭店到羽毛球馆,一共喝了六瓶啤酒。
  
  Donner一再称赞你的美丽。
  
  我“代表”你“骂”他。
  
  前天晚上去看了一场Marnie,那个女人神机莫测,性格变化无常,最像你。总之,你们都是梦一般的女人,也都是要男人命的。男人无法对付你们,除非他是dream-reader。
  
  作为一个实际的男人,我喜欢梦一般女人。
  
  敖之
  
  一九六四年十月八日
  
  如果今、明、后三天你还不来电话,那我眼你大后天(十一日,星期天)早上去过“天堂”后到“地狱”来,不可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