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札记(五)

  换凡骨与洗俗情
  
  陆放翁《登上清小阁》:
  
  欲求灵药换凡骨,
  
  先挽天河洗俗情。(一九五七年九月一日)
  
  伟大与痛苦
  
  作风愈伟大,痛苦就愈少,没有任何方法与手段,能比伟大的作风得到更多的解脱了,对采取这种态度,我有着绝对的信任。(一九五七年九月二日)
  
  新汉来书
  
  新汉来书:“……君能苦苦坚持,殊令人佩钦,并使朋辈安心……”(一九五七年九月三日)
  
  谈话要随手记结论
  
  与朋友交谈中,即当随时抽纸记其结论。(一九五七年九月四日)
  
  谁选择谁
  
  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李敖是聪明人,他绝不会做轻举妄动的傻事的,为了维护一己的人格与尊严,我决心继续我那“将往复旋如有情”的无为做法,永远做一个“能为而不为”的人儿。(一九五七年九月六日)
  
  有力量的表情
  
  “他的眼睛时刻(即使在疲倦时、危急时、孤独时)都是那样晶莹的一扫,洋溢着一片精明、智慧与危险的闪光,口是咬得紧紧的,象征着一股力量,果决而有力,气是永远沉得住的。”有一股力量的人太少了,我简直看不到,我决心要把我自己变成一个(在人们和朋友眼中的)有一股力量的人。(一九五七年九月七日)
  
  与世民夜谈
  
  中秋节,夜与张世民谈至十二时始归。(一九五七年九月八日)
  
  慷慨、孤立与高傲
  
  我该完成一种英雄式的慷慨与孤立,用这种英雄式的慷慨与孤立去不觉勉强的有所不为于“爱情上面的那些事”,同时我也请智慧、心脑与理智帮忙,使我能够用清醒的头脑去处置“爱情上面的那些事”。
  
  我从来不觉得高傲对我是有害的,今天我反而更觉得它有大大的用途,我该把这种高傲的态度与心理大大的扩张起来卜九五七年九月九日)
  
  孤单的可爱
  
  起风了,到处是尘砂,下午照X光回来,秋风吹乱了路旁的野草,吹散了我的头发,吹起了我的衣裳,我一边走着,一边有一种孤单的感觉,奇怪的是,我竟发现了孤单的可爱,我简直觉得这些男孩子们女孩子们统统都是不足与谋的,因而我只愿过着“孤独的充实自我的生活”。(一九五七年九月十日)
  
  转系未成
  
  庄因来函论转系未成:“如你以前对我所言,‘咬着牙’念下去,不必再想其他一切,读自己的书。我说‘善为惊人之举’的人不是很多的,你以往的勇气与魄力足可担当。”(一九五七年九月十三日)
  
  自然的坦然与做作的坦然
  
  与宏祥谈至夜深,宏祥劝我以自然之坦然而非做作之坦然。归来值新地闹胃痛,照料至二时始睡。(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日)
  
  联句游戏
  
  晨与新汉作联句游戏甚欢。(一九五七年十月三日)
  
  绝情功夫
  
  两次做绝情的功夫皆甚好。(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
  
  历史系迎新筹备会
  
  夜赴陈淑平家开历史系迎新会筹备会。(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一日)
  
  喝酒三杯
  
  喝酒三杯,此为平生第一次大饮。(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结束日记
  
  日记是一种无害的解脱方法之一,每当我“有点茫然”的时候,它时常帮助我渡过难关,超越不满意。我半年来小有“担当的力量”,不能不说是它的果实与功绩。近来我自觉我终能把这心灵的负担放下了,因此我决定结束这本日记。(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晨,李敖后记于台北温州街七十三号台大第一宿舍第四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