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的四条出路

  我在台湾住了51年,认识很多朋友,但有两个人看了心里总不痛快。一个是自晚搞垮后,在公视做头子的吴丰山,因为这人从来不笑,而且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另一个就是阿扁,他皮笑肉不笑,尤其现在做了总统,更令人看了混身不自在。
  
  李登辉有次说,阿扁不能喝酒,一喝酒就醉。当时李登辉请阿扁到他家,阿扁不到5分钟就醉下来。以阿扁的年纪,当时应不会醉得这么惨,但却吐得连李登辉家地毯都脏了,为何这么失态?
  
  话说荆轲剌秦王时需要助手,燕太子丹就找了个10余岁便敢光天化日下在街上杀人的小太保,但这人到了皇宫见到秦王的威仪,便吓得发抖而遭发现。小流氓就是小流氓,他因为很乡土、很本土,到了皇宫就被吓坏。
  
  陈水扁第1次到李登辉家里作客,喝点酒就醉了,就是因为紧张。陈水扁今日的遭遇与个性,与其成长过程,完全不搭调。
  
  权力本身需要培养,行使权力的人也需要培养。李登辉在蒋经国身边作学徒,虽然笨,但也学了很多,比如见到蒋经国,他只敢坐1/3椅子,否则就是失态。李登辉学会朝廷的礼仪,与蒋经国讲话时,连屁股都处理得很好,行使权力自也行使得很好。
  
  但陈水扁没这个训练,整个民进党团队也缺乏这种训练。民进党内不培养人才,使得他们接到天下,却不知如何处理。就像美国总统杰克森当选后,竟骑着马队进白宫,感觉好像枪手抢了白宫一样。但台湾今日政局细腻,不能这样粗糙,于是阿扁团队面对粗糙现象,却无法解决。
  
  台湾政局运作得非常不细腻,就是阿扁所面对的烦恼。阿扁是政治的得利者,美丽岛事件后,美丽岛人都坐了牢,但美丽岛的律师却在战场上捡战利品,美丽岛人在台上的只剩吕秀莲,陈菊位置较小,其他则都不见了。
  
  数数,陈水扁当了总统、张俊雄当了行政院长、谢长廷当了高雄市长、苏贞昌当了台北县长,前县长尤清等,都是美丽岛的律师,但占尽便宜后,他们在党内斗争也碰到高手。像阿扁碰到丘义仁这种货色,就遭到困难。
  
  丘义仁的角色,就像乔治欧威尔「动物农庄」中所描写的猪,动物们将人赶走后,猪将马、羊陆续整死,成为最大团体,丘义仁所属的新潮流,就是这种「猪的团体」,只知保护本身利益,恐怖、残忍而不识大体,搞派系斗争内行,任何人滚进新潮流,都会堕落。
  
  新潮流要角行政院秘书长丘义仁、民进党秘书长吴乃仁,两个人因夺权将党的政策卡住,陈水扁面对新潮流、福利国系统的谢长廷等敌人,在党内得不到奥援,便只有4条路可以冲出去:
  
  1、勾结国民党;
  2、勾结罗福助(因为罗派人揍了丘义仁一顿,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3、勾结李登辉;
  4、勾结宋楚瑜。
  
  阿扁只有摆脱党内压力,让这4条路成功,就能再做8年总统,其中若能勾结到宋楚瑜,对他将是一大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