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何以自圆?

  民进党在国民党十三一大会之日, 举办群众大会,予以声讨,他们散发了一份《民进党反“革命”群众大会宣言》,指责国民党“披着'革命'的虚伪外衣,企图以'革命'手段做残害民主的藉口”。这种指责,很有道理。不过,自己以反“革命”自豪,指责别人动辄“革命”之不当,首先自己得不“革命”才成,若自己也一丘之貉,“企图以'革命'手段做残害民主的藉口”,纵然不“披着'革命'的虚伪外衣”,也照样对民主构成残害,只是残害的程度与手段,有所差异而已。
  
  例如民进党动辄召集群众大会 ,稍有历史和政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群众大会其实是最“革命”狂的杰作,从法国大革命的群众大会,到极右派纳粹式的群众大会,以极左派的共产式,公审式的群众大会,所披外衣固有古今之别,但其残害民主,别无二致,搞群众大会,没有不走火入魔的,走火入魔后,什么效果都冒得出来。法国大革命的群众大会,整死的自己人比整死的敌人多得多,罗兰夫人(Madame Roland)在群众大会前上断头台,就是显例。为什么群众大会到头来如此谑画?原因无他,群众无知,徒被政客煽动耳!政客一切权力挂帅,表面上,大声痴呼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大是大非,事实上,政客全无是非,至少他们的是非是变动无常的、不可倚赖的。所以,他们眼中的“革命”,转眼之间,也可变为反“革命”,法国大革命时丹敦(Danton)最后也上了断头台,可见“革命”也、反“革命”也,是非在政客嘴里,根本是没个准儿的,谁该升天,谁该下地,全凭他们在群众大会上的一句话!
  
  如今在台湾的群众大会上,政客们声讨国民党“革命”罪状中,有一条是国民党“继续霸占政权”,不肯实现“国会全民改选”,以致万年国会老不死议员充斥云云。这种指责,我也赞成。不过问题出在你们民进党自己,是不是绝对不犯这种毛病呢?你们指责国民党这样做,是由于“国民党的'革命'属性在作祟”,但是,我们奇怪,民进党中费希平的赫然成为中常委,赫然成为立法院党团大员,这样做,又是什么属性在作祟呢?
  
  费希平是老国民党出身,以政工人员进入立法院,大体上,他在立法院的前二十年,是失职的,直到二十年后,在党外人士的相激相荡下,他才投身又投机的,变为一名“风派”。费希平自己宣称:国会三十多年不改选,“我也承认现在不能代表大陆上的民意”,但他自命他有“追求'民主法治'之目标”的“言行”,因此就厚颜一干至今。而民进党呢,鉴于费希平这种万年立委可使他们在立法院多了一席,所以也就欢迎了这么一位怪老子。
  
  现在,问题来了,民进党忘了:你们是凭什么反国民党的?你们凭的,不就正是你们自谓有理、他们没有吗?不就正是你们自谓合乎正义、他们不合吗?国民党由于“革命”属性作祟,弄出费希平这种万年国会议员来“继续霸占政权”,既是你们反对的、鄙视的、开群众大会要打倒的,可是你们呢?你们为了区区一位立委名额的便宜,就全无原则,也“革命”属性起来了,好意思吗?国民党虽虚伪,至少还不讳言其属性;可是民进党却同一属性却还指责别人,所穿虚伪外衣,恐怕更厚一层呢!
  
  一九八八年七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