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半个王八蛋

  民进党既不民主也不进步的地方很多,单就它的《民主进步党纪律仲裁办法》看,便可领教。该方法第五条明定:"党员违纪之处分,分这下列四种方式:(一)警告。(二)公开谴责。(三)留党察看。(四)除名。"按照台湾地区的政治教育,乍看起来,党纪处分就是处分处分嘛,不算什么,但若知道这种处分自己人的模式,乃是极封建极苏联式的时候,我们就不禁大吃一惊!为什么一个号召民主进步的党,在建党一开始,就不走正路?英美式柔性政党中,绝对没有这种极封建极苏联式的党纪处分,民进党为什么不学学这种好的,而要学坏的?
  
  封建帝王奴役臣下,纪律的花样很多,其中一项,叫"传旨申饬",或"奉旨申斥"。方法是"太监传旨,京官跪听"。太监代表皇上,向跪在宫门外的大臣公开叫骂,骂的内容,悉听宦便,从祖宗三代,骂到子孙万代,都不稀奇。大臣是有头有脸的人,哪吃得消被这种小人骂,只好偷偷行贿于先,以缓其骂。清朝邮传部刚成立时候,张伯熙做尚书,唐绍仪做侍郎,两人不和,被皇上处分要公开挨骂。唐绍仪偷送了红包,骂就放了水,张伯熙没送红包,就被顿足大骂了一阵,最后饬以"混帐王八蛋,滚下去"!张伯熙叩头而起,面无人色,归而疾作,一命呜呼。可见此种处分,威力不轻。当时红包的价码不低,是银四百两。有一次,一个大臣没有钱,只送了一半两百两,希望过关。两百两太监也笑纳了,不无穷大公开叫骂时,改为"你不是一个王八蛋,你是半个王八蛋"!——封建帝王奴役臣下,最后演变,竟令人哭笑不得,一至于此!
  
  民进党对党员有"公开谴责"的处分,不但见之于党章,并且见之于事实。在去年三月二十七日的报上,我们便可看到"公开谴责公告",其中"说明"指出:"本党为抗议国民党以选罢法和贿选垄断选举,封杀反对派人士,并以分赃酬佣(庸)党友方式,安排民主花瓶掩饰败行劣迹,使监察功能荡然无存,民主生机沦丧,对于此种全民深恶痛绝之监委选举,惟有以全面罢选对抗,始能瓦解国民党导演的丑剧和粉饰的策略。惟有少数党员却违反本党之决议,参加选举投票,本党分别依情节予以停权及公开谴责之党纪处分。其中周伯伦、张德铭、康水木、蓝美津、徐明德、陈胜宏、王昆和、王兆钏八人应受公开谴责之处分,特此公告。"这一公告,是以广告方式登出的,我看来看去,发现它十足是封建帝王"传旨申饬"的翻版,所不同者,太监公开或报上公开而已!
  
  我这里所写,绝不是说这些被谴责的政客该不该做他们的事,而是说:一个号召民主进步的党,根本不该用极权退步的方法处分党员凡是有党章和施行细则中有这种处分规定的,都是苏联式的政党,都不是有出息的政党的该效法的。
  
  民进党口口声声指责国民党,但它忘了,即使国民党,在党纪处分上,也早已扬弃公开谴责的方式了。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纪律委员会规程》第五条中,本有"对于违犯纪律之党员",得予"公开批评以诉诸舆论”的规定,但在党章第四十六条中,处分仅余"一、警告。二、留党察看。三、停止党权。四、开除党籍"四种了,早已不再流行公开谴责了。由此看来,以民主进步号召的党,其实比国民党还封建、还苏联式。宋朝汾河谣说:"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所谓民主进步,原来如此!
  
  一九八八年七月八日